大发红黑大战

成长

我可以不用伪装,做自己吗

时间: 2019-06-14

  我是一个很善于伪装的人,比如在恋爱时,我会摸清对方喜欢什么类型的人,然后就往那个方向靠拢。这就好像有很多种不同风格的皮,只有披上皮,我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受欢迎的。
  
  但是我一直都很害怕。害怕真实的自己会暴露,进而被人讨厌。所以,开始的时候,我就预感对方会离开我,因为这样的事太多了,我应该有个心理准备。
  
  我好像陷入了怪圈:越想获得爱,就越要伪装成容易被爱的样子;可越是伪装,真实的自己就越难获得想要的包容和爱。因为对方爱的那个人,只是我扮演的一个角色,而从来不是真正的我。
  
  伪装得越完美、越严实,就越不敢离对方太近,怕被拆穿。还会有一种很强烈的空虚感,因为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要做什么,自己想要什么。一旦陷入这种怪圈,迷茫、焦虑又纠结的我,情绪非常不稳定,神经极度紧绷,每天都好像要去打仗一样,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丝毫的差错都不能有。社交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个轻松的时刻,而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种酷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没有一点儿安全感。
  
  后来,当心和心不断靠近,我会哭、会笑,而这时面具上就开始出现裂痕,粉末不停地掉下来。我要么趁着一切暴露之前离开,把伤害留给别人,要么就等着面具彻底剥落,在别人失望的眼神里无处可逃。
  
  其实,我多想对方会一眼洞穿我那拙劣的演技以及我千疮百孔的脆弱和胆小。他会告诉我不用那么努力也可以的,不用那么逞强也可以的,不要强迫自己也可以的;他会告诉我,他能看见那个真实的我,告诉我那个真实的我依然很可爱。
  
  可惜我好像欠缺一点点运气。对啊,明明想要人懂、想要人爱,可是自己的伪装阻断了一切。
  
  再到后来,经历了许多眼泪和痛苦,或是早已习惯的麻木和漠然,用尽全力后,目送自己喜欢的人一个个离开,更加觉得自己果然是这么一个让别人讨厌的、不值得被人爱的、糟糕透顶的人。
  
  我不断地责怪自己又搞砸了,弄得自己越来越消沉,却忘了为了能够让大家喜欢我,自己已经那么努力了。可结局变成了一个黑色幽默。最初的本意明明是为了让对方开心,怕对方离开才这么做的,明明是为了得到爱才这么做的,明明是因为怕孤单才这样做的,可是,开始、过程、结束,自己始终是一个人。真实的我从来没有被关注,也从未被走近、被接受,更别说被爱了。
  
  对,真实的自己不见天日了,进而枯萎、坍缩成一个小小的核;对,连我自己都讨厌她、憎恨她,恨不得掐死她,当她完全不存在——这个可耻而又卑微的真实的我。确实,我早已经忘了她的存在,我扮演得不亦乐乎。可是我自己知道:伪装带来的快乐她没有尝到一丝一毫,而演戏带来的痛苦却要她一一和血吞下。
  
  久而久之,我远离了人群,再也不做什么尝试了。因为我再也不相信自己可以被别人接受了,觉得自己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虚伪的人,是一个被诅咒的人。因为一开始喜欢我的人,最后都一一离开了我。如果是这样,我还不如什么都无所谓比较好,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努力比较好,还不如不要开始比较好。
  
  有一天,我跟一位心理咨询师聊了聊。
  
  “你是B,为什么要变成A呢?”
  
  “因为大家都喜欢A啊,没人喜欢B。”
  
  “你有没有想过,世界上也有很多人喜欢B。只不过你伪装成了A的样子,所以吸引来的都是喜欢A的人。你的周围都是喜欢A的人,因此你觉得世界上的人都喜欢A。如果你做回B,真正喜欢你的人才会到来。”
  
  后来,比起研究什么样的人更讨别人喜欢,我更愿意问自己,我喜欢什么样的自己,我怎么做才会让自己舒服。我就这样渐渐地去发现自己,把用来伪装的精力,花在了怎样让真实的自己被发现、被接受,花在了让那个真实的自己的成长上。后来,我发现那些被我吸引的人,无论我做得好还是做得不好,他们都很喜欢我。
  
  以前生怕犯错,怕暴露真实的自己,怕因为失败而被身边的人讨厌。为了掩藏自卑又敏感的内核,我努力维持一个完美的、没有缺点的样子,真的是骑虎难下,筋疲力尽,但反而让别人觉得我很假、很不自然。可是现在,身边有了一些即使我很蠢、很失败,依然觉得我很好的人。我再也不用战战兢兢的了。
  
  你不需要变成大家喜欢的样子,你只需要找到自己真正的样子,那就是你的样子。只有这样做,你才能开心。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缺点,我们只是把那些不被别人喜欢和接受的特点,命名为“缺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