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红黑大战

热读

发呆时,你的大脑在做什么

时间: 2019-06-14

  想必大家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当你正在上一节照本宣科的枯燥课程,或是被迫聆听某位领导的长篇大论时,你的注意力很快就会从这些令人厌烦的内容中偏移出去,进入一种神游八表的状态——发呆。前不久,北京还举办了第二届国际发呆大赛。那么,你可知在我们发呆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动物也会发呆吗?我们能否避免发呆呢?
  
  中韩“呆神”共呆萌
  
  2014年,韩国首尔举行了“第一届国际发呆大赛”,参赛者不能睡、不能动、不能笑,甚至连心跳加速都会惨遭淘汰。不少参赛者精心打扮,以特色造型参赛。有人选择呆呆地望着天空,有人则躺下身子发呆。在比赛过程中,主办单位会派人骚扰参赛者,所以要胜出并不容易。据悉,在初赛中脱颖而出的参赛者,最终由市民投票选出唯一的赢家。结果一名年仅9岁的小学二年级女生夺得了“沉思者”奖杯。
  
  2015年7月4日,“第二届国际发呆大赛”在北京世贸天阶举行。据悉,此次发呆大赛通过网络征集了80名来自不同行业的发呆选手,他们中有外企公关、瑜伽老师,还有演员、工程师。在两个小时里,所有参赛选手不玩手机、不聊天、不听音乐,什么也不做,放空自己,享受发呆。
  
  此次大赛仍然沿袭上届的比赛规则,不单单以“谁呆坐的时间长”为标准,而是以脉搏跳动的次数和现场观众的投票票数为评判标准,不仅让参赛选手享受发呆的轻松时刻,也让观众们参与到这项有意思的活动中。
  
  最后,刚走出校园的“另类型男”辛时雨获得冠军,由上一届冠军——小姑娘金智明将“沉思者”奖杯传递至获奖者手中。辛时雨说,他平时的生活节奏就比较慢,他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还曾因为特别能发呆而被朋友拉去做素描模特。
  
  但是一般人很难承受长时间的发呆,现代监狱当中最严酷的刑罚叫作“独囚”,也就是将人锁在一间狭小的牢房里面,其间不得与任何人交流,自然也不得从事任何娱乐活动。独囚的最长纪录保持者是一名叫作托马斯·希尔弗斯坦的囚犯,由于被认为过于危险,他从1983年就开始被独囚,直到今天他依然在持续刷新着自己所创造的纪录。
  
  发呆现象其实很普遍
  
  不知道大家在发呆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发呆时,你的大脑在做什么呢?
  
  也许你认为发呆的时候大脑是空白的,其实并非如此。实际上,发呆是一种注意力不集中的表现。发呆时,你的大脑并没有全心全意地关注目前的任务,而是进入了“神游”的状态,在他人看来,你就是“呆呆地坐在那里不动,什么都没有做”。虽然身体没有动,但你的大脑一刻也没有休息。
  
  发呆现象其实很普遍,有研究证明,成年人每天大概有47%的时间都没有专注于眼前的工作。但让人吃惊的是,大脑在“神游”之后,人们都声称自己更不开心。科学家们目前还不清楚确切的原因,他们推测,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发呆时,大脑通常会不自觉地想一些不开心的事,比如担心的事、焦虑的事、后悔的事。而且,即使大脑在“神游”时所想的是中性的或开心的事,在“神游”结束之后你也会感到不开心。这也许是因为“神游”耽误了你完成当下的任务,也许是因为曾经那些开心的事让你发现现在的境况不如当时好。
  
  不光是人类,我们家里养的“喵星人”和“汪星人”也会发呆。事实上,人类到现在为止所仔细研究过的每一种哺乳动物都会发呆。不但如此,神经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还显示,其他动物在发呆的时候,其大脑活动和人类发呆时高度相似。这或许表明发呆是一项极为古老的活动,没准远在恐龙时代,哺乳动物刚刚出现的时候,我们的那些鼻祖就已经开始发呆了。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耗费时间去发呆呢?发呆让大脑消耗了很多能量却似乎得不到任何东西,但就是这么一件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却在数千万年的进化历程中,被如此顽固地保留了下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而且,既然发呆不好,我们是不是应该尽量避免呢?
  
  发呆时,大脑在进行“磁盘碎片整理”
  
  很可惜,想不发呆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的大脑有一种状态叫默认模式网络,它专门在大脑休息时开启,在大脑执行任务时关闭。大脑中有很多网络在同步活动,默认模式网络是大脑的总指挥,它在确保大脑中相互竞争的子系统同步活动的同时,还能保证它们互不干扰。因此,当你在发呆时,其实就是默认模式网络启动了。这是人脑与生俱来的功能,是不可能人为避免的。
  
  神经科学家发现,大脑放空时的功能和记忆密切相关,大脑中负责记忆的海马体可能正在为我们提供日常的种种记忆片段,并让我们产生看似无意义的“白日梦”,再由默认模式网络对这些记忆片段进行整合,以便为我们未来的行为提供参考。最近,科学家利用核磁共振成像技术证实了这一点:当人们做“白日梦”时,默认模式网络也活跃了起来。也就是说,发呆也可能具有重要的意义,也许当你发呆时,大脑正在进行“磁盘碎片整理”呢!
  
  发呆是人类重要的想象之源,它赋予了大脑足够的资源,去把那些碎片化的记忆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模式组装起来,进而激发无穷无尽的灵感,于是,我们才有了那么多流传千古的文学和艺术杰作。
  
  考古研究发现,在两千年前的庞贝古城里,人们就已经视发呆为生活的一部分了,也许从某种角度来看,发呆自古以来就推动着人类文明的前进。
  
  在今天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或许大家真的应该像“国际发呆大赛”发起人所号召的那样:停下来,让自己放空,整理一下大脑垃圾,储备能量后再出发。